<address id="jlfzb"><listing id="jlfzb"><menuitem id="jlfzb"></menuitem></listing></address>
<address id="jlfzb"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jlfzb"><nobr id="jlfzb"><meter id="jlfzb"></meter></nobr></address>

<address id="jlfzb"><address id="jlfzb"><listing id="jlfzb"></listing></address></address>
首頁 > 文化

泉林聽泉

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  發布時間:2021-08-05  
X
分享到 - 微信

  在藍天白云、煦日暖陽的陪伴下去泉林,那片映照心底的水泊。

  環岸的楊柳依依拂動,翠竹亭亭。溯泉而上,憑吊先賢,訪古尋幽,踏進這個歷代文人墨客目光里的詩意勝境。

  泉林,位于山東省濟寧市泗水縣東部。去泉林,是為觀泉,“雪花泉”“繁星泉”“金聚泉”“蓮花泉”“石豆泉”依次而現,移步皆泉。那靜止的泉,紋絲不動的一潭,就像一塊透明的琉璃,波瀾不驚又泉水暗換,泛出的氣泡如萬斛蕊珠,漱玉一般渙然如蓮。這平靜的潭中,舊的水源剛剛流出,新的水源就緩緩融入,一股股新鮮的活力不動聲色地傾注,而那如鏡的水面,仍不現一絲的紋路,哪怕輕輕、淺淺的一點。這就是泉林的泉,看上去是靜止的,卻細流涓涓,仿佛只有這樣,它才不涸不竭,瀠洄終年。

  去泉林,不僅僅是觀泉,還是為聽泉。于林中,我樂于聽風,于山中,我樂于聽雨,而于泉林之藪,我樂于聽泉。聽,自然是在眼里,在心上,在與古人今人共日月的詩情畫意中。

  泉林的泉,不像高山流泉那樣,有著不可阻擋的氣勢,泉流之聲,聲震百澗。泉林的泉,像個嬌羞的少女,在寂的綠蔭里沉醉,在靜的水波里蕩漾。她似夢、似幻。泉林“大泉五十有四,小泉不可勝數”,見于典籍記載的就達一百多處,被譽為“山東諸泉之冠”。專注于當地文史研究的作家說它“泉源密布,珠聯星列,五步成溪,百步成河,泉溪相連,互相灌輸,擠擠挨挨,難以計數,其密集程度絕無僅有”。

  我去聽,聆聽一位儒家老人在陪尾山下泉水旁邊留下“逝者如斯夫,不舍晝夜”的慨嘆,于是那些泉,便與儒家文化有了淵源,成為點綴在孔孟之鄉的一顆璀璨明珠。沿著歷史的傳說去聽,酈道元來了,李白、杜甫來了,蘇東坡來了,于慎行來了,幾記清越的鑼鳴,我聽見,從歲月深處深深巷道里隱約傳來的那聲威嚴的喝令……

  泉林的自然景觀美不勝收,文化底蘊也相當豐厚,無論是“品推黑虎勝,合作玉虹流”的黑虎泉,還是“冷冷清泉苦斗奇,蕊珠萬顆弄漣漪”的趵突泉,都證明了他們曾經在泉林的足跡。唐朝詩人白居易在其《長相思》中也有“汴水流,泗水流,流到瓜州古渡頭”的名句。古代文人寫下的詩詞歌賦、美文妙句不勝枚舉。

  泉林深處有一個石舫,建于1757年,為泉林增添了更多古韻。泉林之泉眾多,形成浩渺水泊,有水就有舟。舟是以石頭做的,深置于園林的水中,不用纜繩去系,也不用擔心像木船一樣順水漂走,所以這些石舫,往往都有一個“不系舟”的題字。古詩中說“野渡無人舟自橫”,就是中國文化下出現的絕妙之句。中國文化講究含蓄,在園林里面建石舫,不僅是為了證明水是活的,可以行舟來游,還能證明“舟自橫”,很有一番“野渡無人”的境界。

  泉林之林,是泉水的重要依托,泉林之美,最巧妙的,莫過于泉、林兩字的結合。水澤豐沛,林木茂盛,于是泉林,不僅是泉水如林,多如牛毛,而且綠樹繁茂,環境優美。明代于若瀛曾描寫:“陪尾之南,修木千章,蒼翠落水,上下一色?!背酥?,還有“密柯重林帶野煙”“林色泉聲欣始遇”的詩句留存于世,大家都把林木作為泉林的重要景物,且賞且歌,陶醉于林光泉韻之中。

  沿著這些古籍的字里行間,我仿佛看到了明代太守張文淵的“萬壑中間見此泉,分明文豹突平田。勢雄百澗宜皆殿,聲振千林讓獨先”,明代文學家于慎行的“林麓黝儵,大木千章,非楸非梧,輪囷離奇,臃腫浮著,如芝如菌,如鳥雀巢,效奇呈巧……”古時的文人敬畏自然,對大自然充滿感激之情,所以才有了發自內心的由衷贊嘆。這讓我想起了《呂氏春秋》的一段話:“竭澤而漁,豈不獲得,而明年無魚;焚藪而田,豈不獲得,而明年無獸?!笨梢?,遠在戰國時期人們就有了關于環境保護的意識。

  如今,步入泉林,我們仍能感受到那些穿越千年的人文古韻,這些流經歲月的泉、生態的泉、生命的泉,依然煥發著無限生機。(宋尚明)

上课被同桌摸高潮了免费视频